厢情愿。
  同屋的女孩已经是第三次来催促她了。
  同意去找大卫的事情。
  透过镜子,斯考蒂深邃的眼神和朱丽交汇,一
  温蒂对丹尼的询问没有说出口。她想,刚刚到一个新地方,难以适应是正常的,相信不久以后丹尼就会恢复快乐,小孩子的适应能力比大人强。想到这里,温蒂只搂了搂儿子,带着他随从老厨师一路走向厨房。
  温蒂和丹尼穿着厚重的冬装,跑向旅馆门外巨大的树林迷宫。这是一座令人瞠目结舌的迷宫,是旅游旺季时最受旅客欢迎的娱乐项目。树林迷宫全部由树木做成,5 米高的树墙使游客进入后无法窥见出口,只有凭自己的耐心赢得胜利。一个月来,丹尼几次要求妈妈带他进入迷宫,但都因为温蒂有事而拒绝了。
  温蒂很高兴:“听起来,你已经找到工作了。”谢天谢地,一家人终于有希望了。
  温蒂惊恐地抓住棒球棒转过身看着面前的人,杰克的笑容充满邪恶,温蒂觉得,这人不是她的丈夫杰克,而是一个她不认识的陌生人!
  温蒂举着刀逃开鬼魂的视线,跌跌撞撞奔向旅馆大门,她不知道这间旅馆内到底还有多少亡灵,还有多少不曾谋面的变态瞬间!这是一间魔窟,是一个吞噬生命的邪恶禁忌领域!
  温蒂举着刀在疯狂地寻找着儿子,突然,她听到楼上的一间房内有奇怪的动静,丹尼!温蒂匆忙跑上楼梯,向里看去,在走廊另一端的卧房内,却只看见一个赤裸的臀部!那是一个男人,穿着一身毛茸茸的假面舞会服装,裤子已褪下,正跪在一个仰卧在床上的男人的跨间
  温蒂绝望了,她向丹尼喊着:“我出不来,快跑!去躲起来!快!”
  温蒂看见杰克脸上的愠色,试着转换话题:“以前的多纳党是不是就在这里?”杰克一定知道,这些知识是杰克的强项,也正是令温蒂着迷之处。一个好妻子应该知道该如何调整全家人的情绪,对丈夫适当的崇拜正是维系爱情的关键所在。
  温蒂哭着向后退:“我不知道。”
  温蒂来到旅馆的侧门处,想从这里奔出旅馆,此刻却惊恐地睁大了双眼,她看到,从侧门的两侧喷出大股的鲜血,淹没了整个门厅,所有的家具都在血流的冲击下漂浮起来,鬼魂要将这里的一切淹没!温蒂头也不回地转身奔跑,她已经受够了这一切,来吧,所有的鬼魂都一起来吧,她要走出大门,要不顾一切地寻找她的儿子!温蒂不再向两边看去,不再作任何停留,鼓足勇气一路冲向旅馆的正门!
  温蒂拿着棒球棒警惕地走在杰克的工作间大厅里,四顾望去,这里仍然没有丈夫的踪影。温蒂惶恐地望着周围,她相信丹尼的话,她相信这旅馆里还有别人!
  温蒂拿着一根棒球棒跑来,四处寻找着杰克,满脸都是泪痕。她跑进金房酒吧,看到只有杰克一个人坐在吧台前,手里空空如也。
  温蒂那呆呆愣愣的表情说明她还没有反应过来。
  温蒂跑到了老厨师开来的雪车旁,大声喊叫着她的儿子,此时,丹尼用尽最后一点力气,跌倒在迷宫门口。“妈妈!”丹尼微弱的声音喊着。“丹尼!”温蒂冲上去,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孩子,母子俩紧紧拥抱在一起。
  温蒂跑向外面,使劲推开已经被积雪堵住的大门,走向雪车。雪车的前盖打开着,里面的线路被弄断了。最后的一丝希望破灭了,温蒂跌坐在冰冷的雪地里。
  温蒂拼命地想从窗口爬出去,但窗子的开口太小,无论如何也无法使温蒂通过。丹尼站在风雪中,不知所措地等待着妈妈。温蒂返回身来,再将窗口推高一点,但连日的积雪将窗户冻得死死的。
  温蒂拼命向杰克跑去。这么多天来,这是温蒂第一次走进杰克的工作间。温蒂不顾一切地将杰克摇醒,杰克还在延续着梦里动作的惯性,挣扎着跌在地上,终于醒过来了,满头大汗,眼神中充满惊恐。
  温蒂却已经无路可退,只有登上身后的台阶,那台阶通向二楼的平台,约有四十几级台阶。
  温蒂始终抓住那根棒球棒,双眼惊恐地盯着杰克:“我……我忘记了。”
  温蒂退到楼梯,她开始做最后的挣扎,她明白,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不再是她的丈夫,而是她和儿子的伤害者。他疯了!温蒂挥着棒球棒大喊着:“走开!”而这却激怒
  温蒂向杰克走来。
  温蒂已经退到了二楼的平台上,再也无路可退。“走开!”
  温蒂在门外哭着。
  温蒂在这种声音的折磨下拼命将自己向窗外挣去,但她发现,她被窗口卡住了!
  温蒂站在门口,高举着那把刀。就在杰克将手伸进来扳住卫生间门把手的那一刻,温蒂一刀下去,正好割中了杰克的手背,鲜血淋漓。杰克大叫着缩回手去。这个该死的女人!杰克狂怒地想着。
  温蒂正奋力地拖着杰克的双腿,将他拉向储藏室。这时却发现储藏室的大门怎么也打不开,而杰克已经慢慢抬起头,伸手向温蒂抓来,温蒂颤抖着双手毫无力气,惊吓过度使她已经行为失控,她大叫着拼命抓着大门,终于,她拉下了大门的安全栓,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杰克拖进储藏室内。
  温蒂挣扎着回了卫生间里,拿着刀缩在门口的角落里,准备做最后的抵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