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似梅玲此刻阴晴不定的神色。
  斯考蒂的好奇心被彻底激发了。从他被兴奋点燃的眼眸里可以感觉到,他正以一个警探的身份,在心里对自己提出了同样的问题。
  斯考蒂的回答显得有些迫不及待:“是的。”他深情地拉着朱丽的手,把它
  斯考蒂的家。
  斯考蒂的脸色很难看,且的原因,他只想帮助这个女人弄明真相,或者说是为自己更接近,更了解这个女人,找一个更合理的理由。
  斯考蒂努力利用最后的时间整理自己的思路,如何建立梅玲对自己的信任是所有问题的第一步,也是最关键的环节,一定不能把这次大好的机会白白浪费。可梅玲修长的身姿,令人惊艳的面孔,却不时地出现在他的脑海,让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重新开始。
  斯考蒂怕梅玲又会做出什么举动,在满是礁石的海边,要救起一个人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就在斯考蒂准备冲上去把梅玲拉回来时,梅玲突然转回身来,脸上浮现出温和的笑容。
  斯考蒂跑到电话机前,还不等听清楚是谁,就匆忙挂掉了。他还没有完全理清自己的思路,所以不希望梅玲在这个时候醒来。更何况,他也认为在经历了这样的一次惊吓之后,梅玲也需要更多的时间休息。
  斯考蒂全身虚脱般无力,惊恐加上刚才身体与高度极限的挣扎,使他的心脏狂跳,血压升高。等他睁开眼睛时,梅玲孤单单地趴在塔身向外伸出的屋檐上,刚才还温热地贴在自己面孔上的脸颊,那带着泪水的余温还没有完全消退,而此刻的她却趴在冰冷的屋顶上……
  斯考蒂全身虚脱一般,他低头端详着梅玲的面孔,心底涌上一丝柔情,而此刻的梅玲好像睡着的天使,微微翘起的唇角,获得解脱般安详的表情。
  斯考蒂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来,面对米祺他缺少欺骗自己的勇气。警察真的是他这一生最热爱的职业,可恐高症又好像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搭档那被黑暗包裹倒在血泊中的身影,在他的眼前挥之不去。
  斯考蒂伸手拥朱丽入怀,他拍抚着她的背,不知道该怎样来挽救这份爱情。朱丽的泪水落在他的脸上,那冰冷的感觉使他心痛。
  斯考蒂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又帮梅玲倒了一杯咖啡说:“你最好喝点咖
  斯考蒂突然感到一阵眩晕,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平静了一下有些失控的情绪,缓缓地走到美术馆的入口处。
  斯考蒂突然有一种被痛苦袭击的痛楚,双手布满湿漉漉的冷汗。他努力让自己睁开双眼,企图摆脱梦魇的折磨。
  斯考蒂微笑着,他一边欣赏着朱丽脸上由于喜悦而漾起的红晕,一边亲手把花戴在朱丽胸前。
  斯考蒂温柔地看着梅玲,除了紧紧地把她拥抱在怀里,把自己身体的温度传递给心爱的女人来镇定她那恐惧的心情,他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解脱她内心的痛苦。
  斯考蒂显然也不知道可以说什么,毕竟面前的这个女人是下午刚刚认识的,自己的要求确实有些过分。但斯考蒂对于她,又是感觉那样的熟悉,强烈的爱意充斥在胸口,这样的相识本身就超出了正常的思维可以解释的范畴。
  斯考蒂想帮梅玲把咖啡续满,可他的思想还停留在对梅玲眼睛的观察上,两个人的手碰撞在一起,不由自主地,斯考蒂把梅玲柔软的手指抓在手心……梅玲的手指十分纤细,斯考蒂可以感觉到她保养的极精致的指甲。可就是指尖,一丝冰冷传递到斯考蒂温热的手心,令斯考蒂立刻清醒过来。
  斯考蒂向上看去,果真是梅玲的背影。她好像已经着了魔,头也不回的向上狂奔着。斯考蒂也跟着向上跑,该死,这样的楼梯本来对于斯考蒂来讲是根本不成问题的,黑暗和盘旋对他也没有作用,但他忘记了一点——高度。从楼梯的扶手向下看,中间的空档好似一个深洞,眩晕立刻袭击了他,无尽的深渊拖着他下坠,下坠……
  斯考蒂也对朱丽的话很感动,他把朱丽拥在怀里,希望能够给她一些安慰。就在朱丽享受着斯考蒂怀抱的温暖时,突然听到斯考蒂的惊呼:“你头发的颜色怎么是这
  斯考蒂也看到了那黑色的身影,惊讶中他本能地松开了抓着朱丽的双手,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黑影上。
  斯考蒂一进门,并不是和通常的客人那样,留心那些新推出的款式。四周墙壁上的衣服对他而言,根本不存在。他很简洁地和店员说明了自己的意图,希望买一件灰色套装。
  斯考蒂一连串的逼问,令朱丽更紧张地蜷缩着身体,恨不能钻进墙角,以保证自己的安全。
  斯考蒂一连串地发问,显然已经令朱丽感到反感。她根本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房间,他有什么权力问自己这么多的问题?为了结束这场并不愉快的对话,也为了证明自己所说的话,朱丽从包里掏出驾照,指给斯考蒂。
  斯考蒂一时无法弄清楚这个人究竟和梅玲之间存在着怎样的关联,他掏出纸笔小心地记了下来。
  斯考蒂已经等了大约三个多小时,朱丽正在美容院里按照梅玲的样子,染发和做各种修饰。但他还是不能确定,自己这么做究竟是对还是错?他从来没有这样紧张过。整整三个半小时,他连坐在椅子上休息一下都不曾有过,始终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按照美容师事先的预计,朱丽应该做完了,正在回这里的路上,也就是说,她随时都会出现在门口。斯考蒂觉得自己的心就要跳到嗓子眼儿了。他努力让自己冷静,控制自己兴奋到极至的神经,突然之间,有一种想法占据了他全部的思想,如果朱丽还是和梅玲不同,该是多么轻松地一件事啊。可幸福呢?如果朱丽还是和梅玲看上去有不一样的地方,自己还能从她身上感受到幸福吗?
  斯考蒂意识到梅玲是在欺骗自己,或者还有另一种比较荒诞的解释,那就是她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
  斯考蒂意识到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他单刀直入地说:“你确定要我帮你拯救
  斯考蒂用木然回应着所有人的注视,在某一瞬间,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想大声地告诉在场的每一个人,他比任何一个人都想让她活下去,想追上她,把她拉下来……因为他爱她!
  斯考蒂用最快的速度冲到梅玲刚刚所在的栏杆边,从梅玲跳海的位置,纵身跃入水中。
  斯考蒂有些沉不住气了,这个答案完全超出自己的预料。在没有整理清楚自己的思路之前,他暂时放弃继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