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跳跃的火焰,虽然对刚才究竟发生过什么她还无法准确的判断,但显然她还没有完全从恐慌中解脱。
  梅玲又快步向海边跑去。斯考蒂冲过去,将梅玲紧紧拉入自己的怀中。
  梅玲挣脱开斯考蒂的拥抱,向远处的高塔跑去。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她的腿出奇地沉重,步伐有些凌乱和踉跄……
  梅玲坐在一幅油画的对面,和刚才在墓园时一样,她就这么静静地注视着对面的画像,深邃的目光好似要穿透画像,也好似在缅怀着什么。
  美国1997年票房冠军影片《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干了什么》就是这样一部心理恐怖片。它的恐怖并非单靠那些吓人的表情和阴森的场面来烘托气氛,更多的则是由一种无处不在却又无法看到的威胁来刺激观众的感官和心理。这就像我们在前面提到的那个游戏,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吓人的吼声会出现。这就足够了。因为直到影片最后一个镜头,我们依旧无法防备这种恐吓的袭击。
  门,温蒂大喊着看着那斧子一点点透过门板,斧尖在灯光的映照下闪闪发光。
  门被推开一条缝隙,梅玲优雅地站在门口不远的地方,她不知和店员说了些什么,很快,店员把一束粉红色的玫瑰花交给了她。
  门被撞开了,一个人摇着轮椅,几乎是“冲”到他们的面前。
  门打开了。两个女孩对视了一眼,朱莉领头走了进去。
  门关上的一瞬间,整个楼梯间又暗了下来,斯考蒂的心也沉了下去,他屏住呼吸,等待着……
  门口,一家人在听司机讲述事情经过:“……我载上她,可她抢我的方向盘,不让我停车……”
  门口传来了一声巨响。
  门里的杰克想站起身来,但是他失败了。“该死!开门!”杰克咆哮着。
  门锁被切开,怪面人闯进来,艾琳夺路而逃。此时正在力图从轮椅下拿出扳手的安迪不知哪里来了一股力量,他奋力抽出了扳手,此时怪面人已经手持电锯站在他的面前,安迪用扳手抵挡电锯,一边拼命地向艾琳狂喊:“跑啊,快跑!”扳手在电锯的
  门外,凯普在等待打完电话的艾琳从房子里走出来。他有些焦急,走到门口去看,他呼唤艾琳的名字,但却没有回应,凯普索性推门进来,然而,艾琳已经不见了踪迹。残破的旧钟沙哑敲响,此时已经是下午3 点。
  门外传来温蒂的声音:“不管解释是什么,我想,我们要带丹尼离开这里!
  门在斯考蒂身后缓缓关上,斯考蒂很满意地离开了。一个小时之后,他将再次回到这里,带着她去吃晚饭。就算她不是梅玲,又有什么关系呢?也许她和梅玲有亲戚关系?或者这原本就是上天对他的补偿,在夺走梅玲之后对他心灵的安慰……
  们,杀光我们。“
  们几个小混蛋要去哪里?“
  们去欧洲,或者奇奇岛……“她挺起胸,骑在拜瑞的身上,现在,她体内的酒精也开始涌动了,尽管那不过是小半瓶酒,但足以使一个人变得不清醒。她猛地用力拉开自己的短夹克衫,露出里面黑色镂花的胸罩,那一对乳房在黑色乳罩里显得格外性感。
  米祺被迫把斯考蒂送到精神疗养院接受治疗,没有人知道斯考蒂什么时候可以清醒过来。
  米祺带斯考蒂见的人是一家旧书店的老板——哈比里夫,据说这个城市里大大小小的故事都装在他脑子里,斯考蒂希望他能够回答自己想知道的所有问题。
  米祺的小梯子是厨房中通常会预备的,站在高处取顶橱里物品的那一种。整个梯子加起来也不过一米左右的高度,斯考蒂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他很轻易地就站到梯子的第一个台阶上,面部还不忘对着米祺露出自信的笑容。这个笑容米祺十分熟悉,以往斯考蒂在案情有了突破时都是这样的笑容。米祺也回报给斯考蒂一个鼓励的微笑,虽然她在心里并不认为恐高症可以用如此轻松的方式治愈,但有希望总比没有希望要好。
  米祺显然对斯考蒂的举动也感到意外,她不被觉察地叹了口气,似乎在惋惜什么,但很快,她的表情就充满期待。细心的话,可以发觉那幅画应该就是米祺为斯考蒂画的。之前,她为了这个精心准备的秘密被提前揭穿而懊恼,而现在她又在急切地等待斯考蒂的称赞或惊叹。
  米祺兴奋地缠着斯考蒂问这问那,直觉告诉她,斯考蒂一定在做什么很有意思的事,而且没有告诉她。斯考蒂已经没有耐心和米祺说更多的东西了,把米祺送回家,自己就转身离去。
  米祺也觉察到斯考蒂不寻常的情绪,然而可悲的是,斯考蒂此刻内心的起伏和挣扎,则是她无法理解也无法安抚的……
  米祺在公寓信箱里的留言使斯考蒂突然意识到,由于自己一直沉迷在梅玲的事件中,已经有很长的时间没有见到米祺了。一想到米祺是自己最亲密的朋友,斯考蒂不由为自己的粗心懊悔。
  密西:“别胡说了,留下。”
  密西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说道:“不知道,大卫的朋友我不熟。”她走到桌
  密西打量着朱莉,那个印象慢慢地浮现出来,她收起了手中的刀,问道:“
  密西道:“布鲁,比利。布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