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乌云班长,今天我是小值日!”田小牛赶紧说,“我怕班长骂我!”
  “乌云班长,我们都分到一班了。”田小牛说,“我就在你对面铺上,咱俩睡对头!”
  “乌云班长的手术需要多少钱?”董强问。
  “乌云班长是不错,但是跟林锐班长比还差了那么一点。”董强说。
  “乌云的事迹,军区已经在整理。”耿辉低声说,“荣誉称号马上就会下来,地方政府也准备在乌云牺牲的地方立一块碑作为永久纪念。”
  “乌云恐怕是当不了特种兵了。”何志军说,“等他伤好安排在车库搞维修吧,他退伍以后也好有个一技之长。”
  “乌云是个好战士。”雷克明站起身看着这个僻静的山头上小小的烈士陵园,特种大队这几年陆陆栩栩添加的几座新墓,“他们都是好样的。”
  “乌云是你一起当兵的战友,还救过你的命。”耿辉淡淡地说,“你能没什么看法?”
  “乌云是我的兄弟,我的下铺。”林锐缓缓地说,“他出事,我比谁都心疼。他是个蒙古汉子,真爷们!我们当新兵的时候,我被当时的干部整,他能拔出刀子来为了我拼命!执行任务的时候,他是我的侧翼,他掩护我从来也没有胆怯过!”
  “乌云是现役军人,他是公伤。”林锐说,“你就不用过问了。好好训练,好好生活,好好去做一个男人!乌云班长回来,我希望你有一个好的精神面貌!”
  “乌云——是兄弟你就别睡着——啊——”
  “乌云同志,你的英雄事迹我很感动。”三十多岁的蓝记者声音柔和,“军区首长和总部首长都希望尽快整理出来一篇报道,可以让更多的指战员们学习。”
  “无记名投票!”耿辉喊,“就在这里,我眼皮子底下,哪个干部也不许多嘴!大家把各自的意见写下来,交上来当场唱票!”
  “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弃自己的爱情!”
  “无论你自己怎么想,明天你跟我去特种侦察大队。”
  “五!”林锐也是呼哧带喘。
  “五到六人之间,男女都有。”冯云山说。
  “五分钟考虑时间。”那人看表。“五分钟以后我下命令,学校会爆炸。我们这些剩下的人战斗到死!”
  “五年。”
  “五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她……”廖文枫低沉地说,“算了,不说这个了。谢谢你,张小姐!”
  “午夜开始,发动攻击。”参谋长说,“行动代号‘北国苍狼’,各个作战单位的代号是苍狼一号开始按照战斗序列排列。我们保持绝对的无线电静默,化整为零,完成各自的战斗任务然后死守!我们的援军会在凌晨1点开始登陆,如果顺利,你们死守不会超过4个小时。”
  “午夜开始的所有攻击行动,其实全部是为了你们‘猫头鹰’战术分队作疑兵的!”参谋长严肃地低声说,“当然,他们会完成自己的任务!我也相信他们会把蓝军搞得乱七八糟,而且死战到援军抵达!但是你们不要忘记你们的使命和责任……大队长,政委!”
  “武器给我!”刘晓飞摘下来她的步枪。
  “勿忘国耻!牢记使命!”队员们高喊。
  “勿忘国耻!牢记使命!”方阵齐刷刷回答。
  “勿忘国耻!牢记使命!”林锐第一个喊出来。
  “勿忘国耻!牢记使命!”战士们齐声吼道。  
  “勿忘国耻!牢记使命!”字样的标语牌在训练场墙壁上立起来,特战一连连长田小牛中尉扯着脖子喊:“那个命字,再左边点!下来一点,对对对!好了,固定固定固定!”
  “勿忘国耻!牢记责任!”连着,方阵喊了三声。
  “勿忘国耻!牢记责任!”小伙子们的声音在山谷间回荡。
  “误不了,马叔叔!”张雷摆摆手,“伞兵的时间观念是最强的,你比我清楚!”
  “误会什么?”何小雨卡着腰指着他的鼻子,“你说!”
  “误会我喜欢你……”
  “西藏。”刘芳芳平静着自己。
  “西藏?!”刘勇军一惊。
  “希望你,象这把刀的主人一样爱她!”张雷低声却是坚定地说。
  “希望你们再接再厉,禀承烈士遗志,牢记光荣传统,再造辉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