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了!”林锐推徐睫站在楼道边,“我们练习反应速度!你靠边点别被撞着!”随即他一阵风一样冲出去了。
  “我走了,部队还有很多事情。”陈勇说,“我是来军区办事,顺便来看看方大夫的。我希望,你不要伤害她。”
  “我走了。”方子君笑着说,“还有几个孕妇我要去看看,阿姨你和小雨聊。”
  “我走了。”林锐要上车。
  “我走了。”刘芳芳擦擦眼泪戴上军帽,“我希望,我母亲给你造成的伤害能够早些愈合。”
  “我走了。”刘勇军笑笑,大步往回走了。
  “我最佩服你的,就是这个!”耿辉拍拍他的肩膀,“荣辱不惊。”
  “卧倒!”张雷挥挥手。
  “卧死油儿内幕!”田小牛一本正经地说。
  “乌鸦嘴!”何小雨跳起来按倒他在草坪上,“再说我急了啊!”
  “乌云!”林锐高喊。
  “乌云!”林锐看着他,“你干吗啊?我是林锐啊!”
  “乌云!”林锐忍着眼泪擦着他的背,“你把我当兄弟的话,就相信我说的——这样没用的,还会给人看笑话。”
  “乌云!”林锐一个前扑卧倒,“丢掉赶紧回来!”
  “乌云!扔!”林锐高喊。
  “乌云,弟兄们来看你了……”林锐的头还贴在地面上,压抑着自己的哭声,“你永远是我们的好兄弟!”
  “乌云,军队是什么?”雷克明看着他淡淡地问。
  “乌云,林锐,你们过来一下。”雷克明一招手。
  “乌云,你别睡着!”林锐高喊,“你不能睡着!你要醒着!”
  “乌云,你别这么说!”林锐看着他。
  “乌云,你不能再作狙击手了。”崔干事低沉地说。
  “乌云,你怎么那么傻啊……”林锐穿着陆军少尉常服跪在乌云的墓前,喃喃地说,眼泪无声滑过他的脸颊。
  “乌云,我的好兄弟。”林锐磕头,头贴在水泥地上久久不动,泪水流到水泥地上洇湿一片。“是我欠你的,我一辈子也还不起……”
  “乌云,我现在有点后悔,没写遗书。”林锐趴在楼顶,拿着夜视仪在观察,嘴里念叨着。
  “乌云,这位是军区《战歌报》的蓝记者。”大队新闻干事小崔放下照相机,“她是专程来采访你的。”
  “乌云。”一直站在后面的林锐开口了,“维修班和一班宿舍很近,你可以经常来玩。你还是我们一班的人,我们都是你的战友。”
  “乌云——”林锐起身就追。
  “乌云——”林锐撕心裂肺地高喊。
  “乌云班长!”董强含着热泪站起来,“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