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起到警
  “现在好多了。想不想听什么音乐?”
  “现
  “谢谢!
  “要你特意送过来,真是太麻烦你了。你在贵志那里工作?”
  “要弄伤这么可爱的躯体,真是罪过。”
  “要是不做,会变成癌吗?”
  “要是晚上的话,几点钟都可以。”
  “要是我说错了,请原谅我。”
  “要是以前那个医生,我倒是可以向他查查。没想到医生换了,会干这种缺德事。”
  “要是因为我耽搁的话,完全无此必要。”
  “要说完全不在意,那是假的。”
  “要说长久,我可比不上你太太。”
  “要知道冬子小姐您来了,我会早点回来的。”
  “要做的话,你准备在目白那里做吗?”
  “也并不像你说的那样轻巧。”
  “也不对呀……”
  “也不会复发?”
  “也不尽然,朦朦胧胧觉得好像你起来过。”
  “也不是……”
  “也不是说非得今天明天做不可,不过能早些就最好了。”
  “也不是一点不行。动作倒很猛,可动起真格来却不行。男人其实很神经质,很脆弱,但他们嘴巴是很硬的。对不对?”
  “也不一定非得跟冬子一起来不可。”
  “也不用怎么……”
  “也好。”
  “也可能是这样。不过,据说子宫囊肿就像是青春痘,健康女人或大或小都不同程度地存在。”
  “也没什么事,只是想跟你讲一声。”
  “也没有别的,就是些你精神不错啦,手术做过啦之类的,不过听的出来。”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我打算到国外学习一段时间。”
  “也没有什么特别意思。”
  “也是,我也觉得挺合适的。”
  “也是。”
  “也是全部摘除?”
  “也说不上不喜欢。”
  “也说是子宫囊肿,要做手术。”
  “也许……我们据理力争,开始阶段会比较顺利,但最终会被他以患者各人体质不同之类的理由蒙混过去。所以我觉得,即使委员会方面听你直接谈过症状,也难以追究那个院长的责任。”
  “也许吧。”
  “也许吧……”
  “也许你不懂,但这是真的。”
  “也许你不会了理解。如果弄明白了真的是医生的过失,我心中会更难受。”
  “也许你会觉得奇怪。听你那么一讲,我更坚定了要努力下去的决心。如果一切顺利,也许我可以战胜所长,赢得你的心。我给你治好的话,你肯定会跟从我。男人的想法往往是很奇怪的。”
  “也许你记不得了。当时,我吻了你。”
  “也许你是对的。”
  “也许你也听说过,女性荷尔蒙的中枢是脑下垂体和卵巢,是这两样东西在制造女性荷尔蒙的。如果这两样东西少了一样,那是有些麻烦,但跟子宫没有关系,刚才也说了,子宫只是怀孩子用的,它并不制造、也不分泌荷尔蒙。”
  “也许是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